许禹生做了什么,连蔡元培都为他打CALL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5 09:03

许禹生做了什么,连蔡元培都为他打CALL

2018-05-15 08:01来源:太极官方太极/体操

原标题:许禹生做了什么,连蔡元培都为他打CALL

文|唐才良

编辑 | 禅音

民国元年,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一直支持传统武术的蔡元培先生任南京临时政府教育总长,许禹生任北平教育部专门司主事。此时此刻,蔡元培与许禹生考虑的是如何吸收西方体育教育之长,利用社会资源,开设多门文化课程,改良中国武术传统的教育方式,提高学员的文化素养,为将武术推广到学校,推向社会,培养出更多人才,使传统武术重振雄风,不至于被西方体育所湮没。1912年11月,在民国政府的批准下,许禹生创办本土的新型武术组织形式——北京体育研究社。

北京体育研究社,是近代史上北京地区,乃至于全国成立较早的武术研究教学与推广组织。或许当时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武术团体、武馆、学校等,但他们的组织形式、办社宗旨、机构设置、校舍设施、师资力量、教材研究等,都难以与北平体育研究社相比。

据“体育研究社提出全国教育联合会请设国立体育学校案”披露:“上海体育专门学校、东亚体育学校、体育师范学校、南浔中国体操学校,暨北京上海体育学校,均为私人团体所设,绌于款项,规模未宏,难为各校之楷模。”《欧风美雨立苍茫》书中也提到:“一般体育学校(科)有重学科、轻术科的倾向;体育运动发展也极端不平衡,大部分集中在江浙一带,尤其是上海,而且大部分是属于私立性质,其条件、设备极差,招收学生人数很少,办学经费拮据,以致一般在三五年内即告停办。”而许禹生的北京体育研究社则是一枝独秀。

北京体育研究社“以提倡尚武精神,养成健全国民,并专事研究中国旧有武术,使成系统”为宗旨,“普及武术运动、研究武术理论和拳史、培养武术人材,达到强民报国”。许禹生善于利用社会优质资源来创办体育研究社。体育研究社不单是一些武术家的聚集场所,还是推动武术传承发展的研究所,因此要求该机构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影响力,故名人效应是扩大社会影响低成本的举措。许禹生邀请教育总长蔡元培以及名人严范荪为名誉社长(后增加张一麟、袁希涛、傅增湘等多位名人为名誉社长;聘宋书铭等名士为名誉干事);由当时北京市市长袁良担任社长;并请历任教育总长蔡元培、傅增湘、袁希涛、张一麟等社会名流题词,大大提升体育研究社的社会影响。

许禹生利用北平教育部专门司主事的身份,向民国政府教育部提出“各学校应添授中国旧有武技”之提案,采纳后将其写入即将颁布施行的全国各级学校的《军队国民教育实施方案》,使武术教育在全国大的层面上得到落实推广,其功居伟。

1915年4月,北京体育研究社在当时的全国教育联合会第一次会议上再次提出了“拟请提倡中国旧有武术列为学校必修课”的议案。该议案认为,兴学以来,学校体育“今拟提倡中国旧有武术,以振起国民勇往直前之气”,并提出了三项具体建议:一是学校体操科应增授武术内容,作为必修课,以振起尚武精神;二是组织教师编写武术讲义,说明运动原理,用科学的眼光唤起学生对武术的重视与兴趣;三是师范学校应将武术列为主课培养武术教师。这个提案得到与会代表的赞同,当年教育部就做出了“各学校应添授中国旧有武技,此项教员于各师范学校养成之”的明令批示。自此,武术正式成为学校体育课程。

北京体育研究社,按近代体育的组织形式进行建设和改进,有明确的宗旨、章程和管理机构,会务人员由会员选举产生,教员实行聘任制。北京体育研究社的行政管理、基金监事、评议员的产生也“均用社员投票选举”等等,这是具有现代意识的,是中国武术史上几千年来从未有过的组织形式,基本上摆脱了拜师父的封建宗法特色,对各个流派的交流、普及、发展都起了良好的作用。这种不同于旧式武馆的新型体育组织,对我国近代武术的发展起过重要的示范和推动作用。

武术被列为学校体育课内容,是辛亥革命后提倡与推行武术的重大成果之一。武术的体育化之路开始了,但对武术教学、传统拳路的整理研究、武术教材的编写、武术理论的阐述都提出了新的要求。北京体育研究社等武术组织和各类学校的武术教师们在这些方面都曾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随着学校教育中武术作为体育课内容的普及,武术传统的教学方法面临改革以适应大规模公开教育的需要。我国武术长期以来沿袭口传身教,多采用个别辅导与单独练习的单人教练方式,这给学校教学的集体授课与军队团体训练带来一定的困难,也影响了武术的广泛普及。许禹生引领了武术教学改革。对此,市长兼社长袁良指出:“深慨体育古法之颓废,爰纠合同志创设此社,遴选通材,广揽名流,古德相共,讲习数年以来,青年学子先后辈出,粗有成效。复鉴于前此不立文字之弊,乃议发刊本社季刊,就传习所得分别记录,期以科学条贯汇成简册,藉广传闻而资津,逮出版已数期,颇蒙海内贤哲深相赞许。惟是一鳞半爪,不足以罄此术之秘……”

北京体育研究社是改革武术教学方法的倡导者与肇始者之一。据《体育丛刊》记载,北京体育研究社成立之初,北京各学校纷纷向研究社聘请武术教师。根据学校教学的特点,研究社“乃查照体操教练规格,订定团体教练之法”,即参照近代体育教学的基本原则,改革传统的教学方法,以适应学校授课的集体练习。北京体育研究社开设教育课目多且科学合理,通过培训,可使学员将来完全担当得起学校及社会的体育、武术的教育工作。

许禹生创办的北京体育研究社人才济济,培养学校体育师资,随即开办体育讲习所,招收大、中、小学校体育教员,进修国术及现代体育。据《体育研究社略史》记载:“讲习所时代,学生均不缴学费,只纳少许杂费。”这已带有公益性质,在当时社会中也是少有的善事。这个举措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当时社会上体育师资严重不足的矛盾,故而得到当时教育部长的赞许,并由教育部拨出专款,在北京西单西斜街重建新的社址。教育部还特别发出通知,责令各地学校或教育机构选派学员来京学习,这无形中为研究社大大增色,使其影响得到扩大,规模也逐渐扩大,成为武术教育的旗帜。体育研究社以体育讲习所形式,为大、中、小学培养了一批既具有西方体育理念,又有中国武术根底的新型体育教师,使中国武术迅速在学校生根发芽,为武术的复兴培养了大批人才。

讲习所的规模生源不断壮大,如“1919年7月,扩充附设体育讲习所,招取中等学习毕业学生,修业年限改为二年,蒙教育部批准并通信各省选送学生”。这是第一所以现代学堂形式传授武术的专业学校,具有划时代意义,成为以后民国政府设立体育学校的滥觞与国术馆的母本。

北京体育研究吸取西方体育的长处,改进中国武术传统教学方式,编写科学合理的武术教材。研究社上书“呈请教育部,规定武术教材并陈管见,蒙批。所拟定武术教材简而易行,与体育要旨既不相背于生理卫生,亦无抵触,堪供学校体育参考之用,并通令各省转饬各学校采用”。

许禹生努力促进土洋体育的结合,他吸取“洋体育”的特点,也曾仿效马良的24式军体操,创编了“太极拳术单练法”“少林十二式”。他选取武术中的一些单式动作,配以口令,像洋体操一般进行教学。其优点是可以改变传统武术单一的教学模式,便于在小学、中学学生中进行集体教学,易于推广。缺点是舍弃了中华武术的传统文化,使武术产生质的蜕变,容易滑入洋体操的窠臼。尤其是太极拳,体操化的结果是使太极拳变成了一种简单的肢体运动,而丢弃了太极拳的传统文化。许禹生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他着手整理了《太极拳势图解》,书中不仅介绍太极拳的动作与应用,而且将代表中华文化精粹的太极文化加以注释宣扬,完整地保存了太极拳的传统文化,保护了太极拳的健康发展。《太极拳势图解》也就成为保持传统武术文化的楷模,武术家们纷纷研读效仿,使中国武术在吸取洋体育长处的同时,不至于丢失自己的传统本色。许禹生的这一贡献足以彪炳史册。

开展武术培训、武术宣传和武术研究,既迁移了中国传统武术的发展中心,也开始改变中国传统武术的传承方式,开启了中国传统武术的体育化之路;武术进入学校教育领域,成为学校体育课的重要内容,是民国初年军国民教育思想的产物,也是辛亥革命提倡和推行武术的重要成果。由此开始了中国传统武术的科学化、规范化发展之路。

勿使前辈之遗珍失于我手,

勿使国术之精神止于我身。

太极微信公众号联合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在微信平台开启《许禹生武学辑注》图书首发预订活动

所有太极微信号粉丝将享受7.5折的最优惠价格

第一时间将许禹生宗师这套传世经典武学带回家

预订图书

5月17日发货

真正享受到第一时间收藏阅读许禹生大师的传世经典秘籍

▼▼▼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